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永和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9 11:18:1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永和白癜风医院,孩子的白癜风怎么办,异体黑色素细胞移植治疗白癜风治愈率高吗,四川白癜风的症状,济宁白癜风的治疗,北京去哪里医院看白癜风比较好,北京一般性治疗白癜风大概多少钱

酷派上半年出货量200万台左右

资金链危机与转型地产商的传闻中,酷派于8月16发布了2017年旗舰新机CoolM7,定价2699元,由此消除了业内关于酷派将放弃手机业务转型地产商的传言。但酷派CEO刘江峰在发布会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向南都记者坦承,公司确存在数亿元的资金缺口,“M7的定位以国内市场为主,有经销商希望可以做到50万台,但如果没有资本,50万台的供应链成本我顶不住”。昨天,距离刘江峰2016年8月16日出任酷派集团CEO整整一年。

一边是与乐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另一边则是持续亏损的财报和资金链危机,酷派手机将何去何从?刘江峰在采访中均给出了答复。

与乐视“没有任何业务关系”

2016年8月刘江峰被前乐视董事长贾跃亭挖去掌舵酷派时,乐视正处于扩张的鼎盛时期,并分两次共计出资30.8亿元买下酷派28.9%的股权,由此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刘江峰去年底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酷派用了四个月时间完成人员重组,并发布了一款被业内评价为“极具乐视风格”的旗舰机COOLS1———内置乐视体育、直播等视频内容。

“酷派之前跟乐视主要在生态内容上合作,此外酷派在研发上给乐视一定支持,帮助乐视研发过几款手机”,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向南都记者指出。但短短一年时间,随着乐视网易主为孙宏斌,乐视手机从销量黑马演变为近乎停产,酷派也正逐渐与乐视撇清关系。

“今年以来,酷派和乐视已经没有任何业务关系了,纯粹是股东关系”,刘江峰告诉南都记者,“但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从经营理念各方面是完全不同的两家公司。”

尽管如此,乐视还是成为酷派资金链紧张的导火索。7月27日,酷派发布公告称接到平安银行深圳分行的民事起诉状,要求其附属公司宇龙计算器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偿还本息共8000万元。这笔贷款的约定期限是到8月15日。“众所周知,酷派今年资金很困难,因为跟乐视的关系,今年银行的资金只还不贷”,刘江峰称。

此外刘江峰称供货商要求现款交易也加剧了酷派的资金紧张。业内人士指出,原因或在于“乐视在手机供应链上的欠款累累影响了供应商对酷派手机的信任”。

“酷派姓柳、姓王、姓李仍未知”

从新机发布会上可以看出,酷派手机已不再强调乐视的生态内容,但酷派的危机却日益加剧。在新机发布的前一晚,酷派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酷派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约合23.18亿元人民币),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据不愿具名的手机渠道商透露,资金短缺也是该款手机从去年便已经研发出来却在今年下半年才得以量产的原因。

对于如何解决资金问题,刘江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一方面银行这边的贷款还在争取,另一方面我们有(价值)100亿的土地资源储备。”“事实上只需要几个亿就可以盘活公司”,刘江峰透露,但却迟迟未能拿到资金。

刘江峰将酷派目前的资金状态总结为“拿着金饭碗要饭”。“实际上地产是最容易变现的方式,通过合资或引入投资都行”,刘江峰向南都记者表示,“半年前我们就说过卖一部分土地变现盘活公司,但董事会最终没有通过。”

对于业内盛传的或将有地产商投资酷派,刘江峰回应称,“地产、实业的都有接触,我是CEO只负责经营,具体最后哪个股东还没定,(酷派)姓柳、姓王、姓李都是未知数。”

手机业务还能撑多久?

资金紧缺的压力之下,酷派在国内市场不得不采取收缩战略,由此导致其2017年上半年在国内手机市场的销量仅为200万台左右,排名前十之外。旭日大数据研究总监李春丽向南都记者透露,从供应链统计的数据来看,“2016年全年酷派手机的国内出货量接近1400万,全球出货量约为1700万台;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出货量为160万台,全球出货量270万台”,酷派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占比从82%降到60%.

“因为国内投入需要很大,风险比较高,所以我们现在也缩减中国市场的投入,主要是公开市场,比如促销员就从4000名减少到1000名”,刘江峰称。

昨天发布的酷派COOLM7,配备高通骁龙625处理器,5.5英寸FHD高清屏,4GB+64GB版零售价为2699元,将于8月26日线上线下全面开售。

但对于COOLM7的预期销售以及接下来的新产品规划,刘江峰称均取决于资金供应。“有经销商希望可以做到50万台,但这个得看资本进来,如果没有资本,50万台的供应链成本我顶不住”,刘江峰称,“我们研发产品都没停,但是发不发得看资本有没有进来。”

据其透露,酷派手机目前在国内外销售情况均为30万-40万台/月。赛诺手机市场总经理李睿则透露,“上半年酷派在国内卖了200万台。”对比2017年上半年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出货量、市场份额,业内人士大多对酷派手机表示担忧,甚至有记者问“酷派还能撑多久”?

“这得看资本方。坦白说我对现在的股东信心不足,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刘江峰回应称。截至发稿前酷派尚未发布股东变更公告,第一大股东仍为乐视,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持有酷派9.23%股权,贾跃亭仍为酷派集团董事会主席。

采写:南都记者马宁宁、蔡辉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山东白癜风会遗传吗